匆匆嵊泗发稿人:孙建平

我认识嵊泗很多年了,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去参观。那一次,女儿们见面,有机会去嵊泗。

我们在南浦大桥下车,坐公交车到嵊泗。坐公交车到沈家湾,再坐轮渡到嵊泗。开车到浦东,进入东海大桥大约需要一个小时。在沈家湾,我们登上了开往嵊泗的渡船。也是我眼光狭隘。当船在东海航行时,我非常兴奋。我拒绝坐在船舱里。我一定是站在船舷旁,看着外面茫茫的海水,看着远处的岛屿,看着来往的船只。孙女可可比我知识渊博多了。她说,别来嵊泗,别那么激动。我听着,只是微笑。

当我们到达嵊泗的李竹珊码头时,我们乘出租车去了酒店。嵊泗的李竹珊码头在岛的西北侧,我们酒店在嵊泗的南海岸。出租车载着我们上了岛,我的眼睛看着窗外蔚蓝的水和水中各种各样的船,也充满了喜悦。到了酒店,进了房间,推开窗户,东海绵延在眼前。东海一望无际,海水中矗立着几个小岛,不断拍打着沙滩,发出有规律的巨响。此时,我的脑海里满是海子的诗: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在旅馆短暂休息后,我去了海滩。不像我当年去的青岛金沙滩,沙滩上游客不多,浪也不高,也没有人下水,只是在沙滩上走来走去。几个黝黑的救生员悠闲地坐在沙滩上,而一个救生员在沙滩上和一只狗玩耍。我小心翼翼地问救生员,我可以去海边散步吗?救生员告诉我,是的,但是不要下水。就这样,我去了东海的沙滩,随意在沙滩上走来走去,看着大海拍打沙滩,听着海浪声。

晚上,我伴着酒店里的海浪声睡觉。那种感觉让我想起了苏小明的歌曲《军港之夜》。有一段时间,我独自坐在阳台上,面朝漆黑的大海,看着远处小岛上的几盏灯和天空中闪烁的星星。做了一夜的梦,内容却忘了。

第二天一早起来,推开窗户,依然面朝大海,海浪声依旧。简单洗漱后,我决定出去走走。早晨的东海沙滩一片宁静。太阳从东边山脊上的冉冉升起,海水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我没有目标,就随意走在沙滩上,然后抬头看看海边的小山和绿树。偶尔有几辆车在山路上经过。

早上我找了一辆出租车去海边钓鱼。到了码头,买了票,登上了一艘小渔船。第一次坐船去钓鱼,满怀期待。一开始我以为要自己撒网,但我上去后发现,跟船的渔民都是自己捕鱼,我们只是看客。当我问渔夫的主人他的年龄时,他说他已经七十多岁了,已经捕鱼五十多年了。听了老师的话,我想,这些同样勤劳的东海渔民,应该到了享受生活的年纪了,但每天还是要在海里颠簸,挣生活费。

在嵊泗,女儿推荐我们去六井潭,就去六井潭。网上介绍,六井潭位于嵊泗列岛泗礁本岛最东侧,面临茫茫东海,是观海上日出、看千舟竞发的最佳之处,为嵊泗原生态蓝色海岸休闲旅游度假带景区的核心景区。进得景区,在山

在嵊泗,女儿推荐我们去六井谭,然后去六井谭。据网上介绍,六井湖位于嵊泗列岛四角岛最东端,面对广阔的东海,是海上看日出、看千舟竞逐的最佳去处。也是嵊泗原生态蓝色海岸休闲旅游度假区的核心景区。走进景区,在山上

路上恣意行走,俯瞰远方茫茫大海,仰视天上白云朵朵,一时就有了远离喧嚣尘世的快感。六井潭地方其实也不是很大,据说游玩一个小时就可以了。我们在景区信步,走木制栈道,看山边的绿树红叶,和伫立礁石上的灯塔,时间,就这样悠悠地过去。我的心底,是希望时间的暂停,还有世俗烦恼的远离。有的时候,看着岩石的千年和海水的澎湃,就想,人,有的时候,竟不如这岩石和海水,岩石的永恒,海水的澎湃与激情,都比人类要伟大许多。唐人储光羲诗《田家杂兴》有“人生如蜉蝣”之说,真的没有欺我。

嵊泗着急了三天。当回上海的大巴到达南浦大桥时,整个城市灯火通明,夜晚的上海展现在我面前。我也慢慢融进了上海的明夜。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