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岛月光、作家:秦钊

清朗的月光款款而来,被凉风习习的河风吹得斜斜的,淡淡地落在这个安静的小岛上。

我喜欢在月夜独自漫步湘江。喧闹的城市声音在堤岸后渐渐消失,沉闷的庸俗被晚风吹散,身心在潮湿的空气中苏醒。在这片土地的脚下,在初夏被发现。

从沙子岭开车到宝卿路,跳上长坝,沿河一路向南穿过杨梅洲,伸出车窗,就可以梳理狩猎之夜了。左边是一望无际的河流,倒映着城市的霓虹。突然,我转过身,寂静切换成嘈杂,昏暗切换成灯光,朗润切换成无趣,宏阔切换成狭窄,无边的水迎面而来。这是犁口,像一把犁,犁出千里湘江。想象力丰富的湘潭人给它取了一个简单而真实的名字。但我更喜欢叫它半岛。这里西南是湘江,东北是涟水,三面环水。这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半岛。

站在犁上,望着水天一色,月色如雨,跳跃在开阔的河面上。半岛后面,草美树影稀,突然陷入一种明朗的状态。微风,就这样,瞬间激活了千年幻想。

晚唐的月光下,一只孤舟从浩瀚的洞庭湖驶入湘江。那个瘦脸老人在江风的寒意中如火如荼。当他到达时,他带着冰冷的衣服和满心的悲伤,河水拍打着船舷,发出忧郁的咆哮。星光落到水面,溅起五颜六色的泪花。“但是没有亲戚朋友的消息,我又老又病,独自一人和我的船在一起。来,他来到了湘潭,湘江之地,他一定是在这个岛前呆过。从月光半岛到河中央,孤独的诗人试图登上山峰,却对着月亮吟诵道:“混沌难自救,却始终是老湘潭。”决心和目的地的声音来自杜甫的胸膛生成。月色静,河面无声。

宋朝的月光格外清新,月影下一位目光深邃的道州人伫立舟头,衣袂翻飞间鸥鹭翩跹。他从湘江的源头顺江而来,江水对流中,半岛耸峙,这位热爱自然,浩然独立的一代大儒泊舟登岛。“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性情高洁的先生,磊落款款,一如这

宋代的月色格外清新,月影下,一个道州人,眼神深邃,站在船头,衣中鸥鹭飞舞。他来自湘江源头,沿河而上,在江水的对流中,半岛巍然屹立。这位热爱自然、高尚独立的大儒登上了小岛。“对唯一的爱莲来说,烂泥不沾,涟漪清而不妖,沟通直外,芳香远而清,婀娜多姿的植物远远可见,不可拿来取乐。”高尚正直的先生,就这样。

岛上的月光。他是理学的开山鼻祖周敦颐,他的身后,胡安国、胡宏、胡寅、朱熹、张栻,沐着一身的月光,将舟楫划过半岛。理学的经世派,发起了湖湘文化之滥觞。

【/h/】先是惊涛骇浪的轰鸣,然后是帆影的晃动,天空的翻腾。一个枭雄将军怒火中烧,高高的舰上,似乎燃烧起了漫天的阴霾。三千项勇的声音如雷。他们没有停留太久。他们直奔长沙,然后到洞庭,然后到安庆,然后到金陵。见证了流血,见证了衣锦还乡,见证了月下摆渡,讲述了曾时代的滔滔江水。

他的眼睛点亮了世纪之月。他一定是擦伤了这里。强壮的青牛在茂盛的草原上自在自在。一只沿着河岸打转的大对虾正在玩它透明的身体。突然,他跳到了手边的画架上,然后突然,他跳进了河里。月光清澈,他的眼睛唤醒了一个跳动的灵魂。在遥远的岸边,谁在呼喊阿智的名字?离开故土的齐白石,回望这个月光照耀的半岛,他曾在这里放牧。从此,每一幅画,每一个梦,都浸透了稀释的月光。

一百年前,月下,这个半岛的首脑送走了一个十多岁的伟岸少年。一袋书,一袋茶,一个简单的包,一个火热的梦。明月照大江,大江往何处去,我的意思是从今以后,其他地方也将是我的故乡。他抬头看着机舱里的星星,眉头难以放松。青少年不要停留太久。从涟水过湘江是全新的旅程。红月在名叫毛润之的年轻人的陪同下,步出了国门。那天晚上的月光一定很热。

突然,脚步声惊动了一群海鸥和苍鹭——凌风。

我想用我的耳朵提起这个江涛和江涛的月光和半岛。只有当你接近水梅,你才能达到灵魂的自由。据说这个半岛正在被商业化。很多美丽的地方都逃不过现代商业的掩盖。好在半岛商业化的规划尽可能尊重现有的生态布局和原有风貌,顺势而为,成为一个让人可以自由享乐的地方。

我站在岸边,时间被涂上了一层银辉。触摸过千年的月光,也触摸过这一刻的半岛。百事可乐,古今都是笑话,成败在此一举,转身空空,唯有江河不改,青山常在,月色犹在。

半岛上的月光,专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