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针线活,作者:蒋兴强

献给21年前去世的母亲。

——铭文

粉红的李子已经开花,白色的梨花挂满枝头。每年清明节,我都特别想妈妈。

我妈的小名是米秀儿,头衔是米文秀。很优雅的名字,但是我一个字都看不懂。但是,这并不影响母亲的聪明和勤奋,也不损害她的美丽和内秀。

我发现我妈和别人不一样,但我已经4岁多了。那时候奶奶身体虚弱,妈妈要下地干活挣工分。她天天送我去喂奶,这成了大奶奶的事。在早上和下午的某个时间,我的曾祖母用背囊和木棍把我背在背上,用颤抖的方式把我背到一个岩石拐弯处的边缘或者一片树林下。大家休息的时候,她让我和我妈“ ”见个面,交给她喂奶。

干部一喊“喘口气”,无论是清凉的河坝,还是广阔的打谷场,都能看到一些年轻的媳妇或半姑娘。他们和母亲一起,先去水田、河边洗手、擦干手,选一片草坪或有蓝石头的地方,挨着母亲坐下,然后打开一层一层包好的塑料袋。里面什么都没有。

偶尔,有人亲亲热热地喊着“糜大嫂”,过来问母亲是绣双面还是单面、针脚咋入咋出才细密好看。母亲轻轻一吹额前的几缕刘海,抿嘴一笑,接过对方的活计,先在上面比画一阵,再边示范边说,做这个绣活啊,怕沾杂色脏物,怕想家长里短走神,否则,做出来的东西就呆板难看,比如这入针要

偶尔有人亲切地叫“米夫人”,来问我妈是绣双面还是单面,这样针脚才会显得细而美。母亲轻轻吹了几下额前的刘海,吃吃地笑着,接过对方的作品,先在上面画了一会儿,然后示范说,做这刺绣的活儿,怕沾上杂污,怕漏了父母的心思,不然做出来的东西会又钝又丑,比如这针。

慢才准,出针要斜,面上的针脚才精美有灵气……

【/h/】年纪大了,注意到每当雨雪天组里没有农活安排的时候,队里总会有一两个女青年偷偷溜进妈妈的房间,按照自己需要的长度,从妈妈那里拿一些花纹鞋底和鞋面,用葫芦画瓢一样的旧报纸剪下来。如果不符合你的需要,就让妈妈把握长短,肥瘦搭配,手工修剪。这些女性大多技术娴熟,却在细节上失败了。

还悄悄拿出一根稻草或者半根红线,比比划划,第一次让他“”绣鞋垫。是双色绣还是三色四色绣?哪种花哪种颜色合适?什么样的针好看?

这种情况通常是姑娘已经有对象了,快结婚了。妈妈会说鞋底不要斜纹的,那叫走歪路;用半块布,夫妻容易撕翻;用亚麻布做的,叫皮马·戴孝。最好选择白色纯棉的,带小孩和女人的用七八十岁老人的旧衣服旧裤子。

如果对方偷偷开心的说有“3个月”“5个月”,“在动”什么的,多半已经怀孕了,在期待宝宝。妈妈会问,是姐姐还是哥哥?如果对方说不知道,母亲会说,让他长大后胖得像猪,壮得像狗,像父母和牛!

然后,母亲拿出几双两三寸长,看起来像小猪头的婴儿鞋,拍打着小肚皮和绣着狗牛图案的内裤,说小孩子的衣服千万不要绣猫蛇来模仿老鼠,猫是虎性的,蛇是阴性的,老鼠和小偷都是尖嘴的,小孩子好惹“ Lila ”(晚上哭

如果遇到哪个要求做男女小圆口大圆口布鞋棉鞋的,要么是父母大姑,要么是婆家有人快过生日了,就做一双布鞋作为寿星夫妇的礼物。

妈妈会问,多大了?你是想平凡还是想体面?如果对方说他70岁了,他做不到。我妈会提醒我,在青帮还是要有个白底才看得见,但是这个年纪的人不用掏钱买鞋底,中间可以跳3针,前后要做平针才能穿。至于布料,上下铺一层白色底子,中间夹一些杂色布。别忘了在每个鞋底中间夹一层红布。红色可以辟邪,这叫步步吉祥!

最奇妙的是,每次制作组开会,大部分男人都爱在会场前面和中间吹牛。女人经常带着小凳子,没有小凳子的,就拿着板凳和媳妇坐一起。他们或在风吹不到、雨捉不到的屋檐下坐成一排,或坐在太阳照不到的大树下热闹的地方,叽叽喳喳,谈笑风生,但针线活做得有条不紊,说话做事从不出错。

她们往往是平时整洁、家里干净、干活麻利、擅长针线活的媳妇,身边都是母亲。很多时候,他们会瞟一眼妈妈手上的袜垫鞋底,马上挑出已经扎好的线,或者退出麻线,然后边扎边看妈妈手上的活儿。有时候我会凑在一起,让我妈示范刺绣上的几针。我的母亲可以告诉我如何打地基,制作平金和镀金,以及如何边缘,戳纱,洒线和摘花。

这个时候,总会有爸爸的远方姐夫,姐夫,叫着妈妈的小名:“米秀儿,你说七月七号要给我什么?快到了。哦!”妈妈会放长调:“是——!你要的鞋子,回头我拉点干草给你织几双!”

整个大厅爆发出一阵笑声。但会议一开始,马上一片寂静,只有绑在鞋帮上的绳子发出的“噗”声和拿着大针的手和小针拉着跳舞的手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