洮坪雨色:学者:杨迎勋

我已经离开家乡40年了,但我的心一直被家乡神奇的景色所诱惑。那是澧县陶萍的风景,那是我心中向往的生态家园。

陶萍位于秦岭西缘,长江流域和嘉陵江上游。地处陇南市礼县陶萍、尚平、中坝、砂金和关白五个乡镇,西北与定西市岷县接壤,西南与宕昌县接壤。当你进入陶萍时,你必须经过我的家乡石桥。进了阳坡,全是上坡路。道路两旁的梯田在果树和夏季作物的映衬下,显得异常壮丽。当夏雨落在陶萍时,陶萍被染成了绿色。

雨中行洮坪,道路曲曲折折,弯曲的山路两边,是绿树,车前面,是绿山;群峰郁郁葱葱,群峦叠嶂,林木萧森,离离蔚蔚,其树多枫、桦、松、柏、杨、椴、榆;感觉中那山不再是山,而是一片树,整座山被厚厚密密的树覆盖,像一幅绵延的绿毯

在陶萍,道路是曲折的。蜿蜒的山路两旁,绿树成荫,车前,是青山。群峰葱郁,山峦叠翠,树木萧瑟,远离巍巍,树木多为枫、桦、松、柏、杨、椴树、榆树。感觉山不再是山,而是树。整座山被茂密的树木覆盖着,像一张绿色的毯子。

,千林万林全都幻化成了山的模样,若要说洮坪的山是千万片树林,林是千万座山是一点不夸张的。洮坪因有了这细细绵绵、淋淋漓漓的雨,便有出水芙蓉般的娇媚。树随着山的高低起伏而变幻着迷人的色彩。雨落在树叶上有沙沙的声响,一片叶一声浅呤,千万片叶千万声浅呤,使人感觉不清是雨的声音还是绿叶的声音,是雨的妙乐还是叶的细语?雨中畅游梦幻般的仙境,时间似乎都停滞了。别样的感受,体会了洮坪别样的美、别样的神秘。雨中的洮坪是诗的洮坪。它的“意”使人醉得深沉、醒得透彻。

走进陶萍森林,浩瀚的碧波,在被岁月浸透后,突然给你比黄金更明亮更珍贵的问候,你还没来得及惊讶,就被梦境笼罩。想一想,除非这个古老的陶萍正在重温生命的绿色梦想,否则几千万场雨都是丝;雨中的陶萍是一片巨大的桑叶;沙沙的雨声,是无数蚕咀嚼桑叶的声音。雨后的森林里,空气特别清新。深呼吸,就会闻到松柏的清香和野花的幽香。叶子上还有晶莹的水珠。一阵风过后,它们会纷纷落下来,滴在人的身上,感觉很舒服,很凉爽。树下的草叶上,有晶莹的水珠,有的像青龙吐珠;有的像玉珠,一片葱郁的草叶,点缀着圆润动人的水滴;有的像翠盘流珠,一片大绿叶中央流着几颗圆圆的水珠。阳光明媚,小水滴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它们投身于森林中清新的空气中。水滴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毕竟一直在树叶和草叶上闪耀,晶莹剔透的美丽一直留在人间。更重要的是,一股泉水沿着一条山路蜿蜒流淌,水流洪亮、欢快、急促,融合了“山中流水”的古典韵味。换水的声音止不住的纠缠着你,让人不大注意,然后坠入美丽的风景与一个美丽温柔的女子窃窃私语。而当沉浸在这美丽的景色中时,山绕一圈就会出一个瀑布。漫山遍野都是水,满山都是水。路边青翠的油松摆出各种姿势,好像在欢迎大家的到来。一股淡淡的松木香飘进鼻孔,好惬意!汽车行驶在长满树木的山路上。感觉空气好纯净,好清爽。下山时,看到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一丝凉意顿时升腾而起。

晴天过后,陶萍森林里的蓝天、白云和最美的风景满眼都是。这里有山泉在林间流淌,如珠玑、赛鱼铺。在清溪流过的河谷和拐弯处,形成了迷人的美景。最奇怪的是,陶萍的松树林和柏树,大部分都是在岩石中挣扎着向上生长的,所以他们认为岩石下有肥沃的土壤,树木是靠破岩而生长的,经过他们“的千锤百炼,以及东西南北”的风吹,依然健壮,这就使他们显得超凡脱俗,风度翩翩。走在陶萍的森林里,阳光斑斑。如果没有偶尔从树叶缝隙吹来的风,到鸟儿清脆的歌声,清新的空气将你包裹,你就全身而退了。爬到陶萍,看看周围的风景,衣服被风吹得飘飘欲仙,站在坪上,可以一览众山小,天高云淡。

放眼陇上,无数山荒到了极致,而陶萍的山荒到了极致,一波又一波的绿色生命也到了极致。走在陶萍森林里,我想,陶萍森林是最有上进心的,最真诚的,它永远不会背叛它生长的土地,更不会辜负阳光雨露。在树的生命旅程中,它只会一天天进步,不断自强不息,或长成参天大柱,或长成苍劲繁茂的古树。即使它长成低矮的荆棘当柴烧,在火中燃烧,也要把阳光延伸,慷慨地给予光明、温暖和爱,无私地奉献给雨露和它生于斯长于斯的深情沃土。

经过漫长的岁月和无数的风风雨雨,陶萍松桃的美丽增添了一道壮丽的文化景观,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愿陶萍松涛的永恒风格,留在你的记忆和无尽的心中。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