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雪花;发布人:吴久冰

我想到“紫色雪花”有两个原因。先看央视最近发布的11月初全国大风降温天气图。由于内蒙古大部分地区气温下降幅度较大,天气图标注为紫色_ ①。而且,这两天鹿城又下雪了,难免会把这飘动的雪花和那张紫色的天气图联系起来。我认为这场雪的雪花是紫色的。北方人都是雪童,对下雪不放心的人本质上不是北方人。这里没有不尊重南方人。南方人以雨和芭蕉为荣,北方人以雪为荣。第二,昨晚无意中听到林忆莲在唱《蓝莲花》,字模糊了。婉转起伏的旋律让我的耳膜怀孕,蓝莲花的种子在我的耳边生根发芽。既然林忆莲能倾吐出不存在的蓝莲花那么动人,为什么我不能为心中的紫色雪花记录点什么呢?

原来,雪覆盖了我,就像日常的喝酒和呼吸一样,雪覆盖了每一年。回望过去,已经60年了,每年覆盖的积雪足够一座雪山。原来,在每一片雪花里,都有那么多难忘的北风,那么多花样的玻璃冰花,那么多小资的爱恨情仇,那么多恬静淡泊的笑容。

看着窗外紫色的雪花,再细细品味耳边的蓝莲花,真的是另一种心软的感觉。此时的《蓝莲花》堪比一部交响乐。开篇引人入胜,中间动荡,结尾越来越好,结尾突兀。这是白居易《琵琶记》的当代版本。我读过《琵琶行》,现在在听《蓝莲花》。面对眼前的雪,我突然无言以对。我无言以对,因为我觉得我为这一大片雪感到羞耻。这一大片的雪,没有广告,没有舆论引导,来了,来了,去了,去了,取悦了人,取悦了我自己,取悦了天空,取悦了土地,每个人,一切都好。很好。另一方面,我们自己,鸡毛蒜皮,柴米油盐,三姨二舅,二姨二姨,郑可……的小科目,其实都只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算计。

看着田野里的雪,能让人舒服,凉爽,追尾,摔跤,男的豪饮,女的撒娇……雪。它是公平的,像太阳一样,照耀着好人和坏人。

这场雪的特点是,虽然是小雪,但覆盖范围很广。从时间上看,它跨越了两个季节。它始于11月5日晚上人们睡着后,6日早上醒来。突然,外面白了,昨晚下雪了,这是今年秋天的最后一天。11月7日,继续进行。这是冬天的开始,一场小雪实际上承担了送秋迎冬两项重要任务。从空间上看,它几乎影响了北半球的大部分地区。仅在中国,它就覆盖了西北、华北和东北的大部分地区。如果按200万平方公里估算,平均降水量为2CM,仅中国的积雪就有400亿立方米的水量,是世界上许多大型水库的容量。大自然给了世界这么大的礼物。之前没有新闻发布会预热,之后也没有总结会,低调得让世人不解。另外,是紫色的雪花。

在中外文化里,紫色都是高贵、美好的象征。记得年轻时读过一本外国小说《紫罗兰姑娘》(卞之琳译),当时买这本书,一是冲着译者卞之琳,我喜欢他的诗,二是冲着书名,紫罗兰姑娘,念一遍,舌尖都清凉。我知道

在中外文化中,紫色是高贵美丽的象征。记得小时候看过一本外国小说《紫罗兰色的女孩》(卞译)。当时我买了这本书,一是给翻译家卞的,我喜欢他的诗,二是给书名《紫罗兰姑娘》。看了一遍,舌尖凉凉的。我明白了

法国的普罗旺斯,并不是自己去过那里,而是从影视里、书本上看到了那里一望无际的薰衣草,薰衣草的珍贵,正在于它那纯正的紫色。

在中国文化中,紫色不仅高贵,甚至高贵。比如紫檀,这只是皇室贵族买得起的家具;茶壶里不仅装着名茶,而且优雅;貂是淑女;紫荆花已成为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区域花卉;当紫色的空气来到东方,要么是吉祥的到来,要么是高贵的到来;红色变成紫色,这是典型的中国红和中国紫。普通外用消炎药,紫色糖浆,因为紫色,所以珍贵;特别是李锐的《龙胆紫集》让紫色背负了中国人无法承受的正义重担……这场雪配得上这高贵“紫色”。

紫色雪花,让我们保持这种纯粹的紫色,宁愿是紫外线消毒,而不是接近可见的太阳红。

注:①紫色是人眼可见光的最短波长,最短波长是紫外光,人眼不可见,可消毒。人眼可见波长最长的光是红色,比红色长的波长是红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