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的蝉鸣:网友:翟杰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夏天的到来是从第一只蝉的鸣叫开始的。在我的老房子后面,有一条长长的河岸,河岸下种着树。这片森林是蝉的家园,也是听蝉鸣的最佳场所。

白天,蝉的鸣叫声很不一样。早晨鸣叫的蝉,孤独而漫长,几乎没有和谐。中午,太阳像火一样,非常热。蝉不耐烦,复杂,甚至有点刺耳。当人们在炎热中出汗时,蝉听起来有点疯狂。翻了无数个跟头,晚上的蝉又累又弱,很像工作了一天的人。

夕阳西下,夜幕降临。吃过晚饭的人们,便会夹上蒲扇,端着茶杯,或提上马扎,或带上一卷凉席,赶集似的朝那片林子聚拢过去。大人有大人的话题,我们小孩子也有自己的乐趣。我们共同的爱好,便是聚在一起听蝉鸣。“知了——知了——”,那声音清脆而悠长。开始,只有三三两两,慢慢地唱,其他的蝉儿好像受到了感染一样,纷纷开始作出回应,那气势磅礴的鸣叫,霎时占据了整个世界。再过个三五分钟,蝉儿似乎唱累了,声音由强到弱。但是过不了一会儿,悠扬的乐曲又会重新响彻起来,好像是有谁在无声的指挥。不少调皮的孩子,不会只满足于听。他们慢慢地爬上树梢,悄悄地向正在鸣叫的蝉儿靠近。一只手抓牢树干,一只手便向蝉儿移去。忽然,正在鸣叫的蝉儿感受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

太阳落山,夜幕降临。晚饭后,人们会戴上蒲扇,拿着茶杯,或者穿上马扎,或者带一卷垫子,像集市一样聚集在森林里。大人有大人的话题,我们孩子有自己的乐趣。我们共同的爱好是聚在一起听蝉鸣。“拿到了——拿到了——”,声音清脆悠长。刚开始只是三三两两,慢慢地唱着,其他的蝉开始像被感染了一样回应,磅礴的鸣叫声瞬间占据了整个世界。又过了三五分钟,蝉似乎唱腻了,声音由强变弱。但过一会儿,悠扬的音乐又会响起,仿佛有人在默默指挥。许多淘气的孩子不满足于听。他们慢慢爬到树顶,悄悄地走近正在唱歌的蝉。一只手抓住树干,另一只手移到蝉身上。突然,鸣叫的蝉感觉到了迫在眉睫的危险。“

呼”地一下飞远了。这时,便会从树上传来一阵自责又无奈的叹息声。

当年总有人在街上走来走去喊“关于炮弹……”我听大人说炮弹经过加工,有治疗破伤风和中耳炎的效果,所以有人专门买了。因此,我们有一个独特的收入来源。一大早,我们从梦中醒来,听着蝉的叫声,踩着晨露,提着一个小篮子和一根三四米长的小竹竿,开始去树林里捡蝉壳。过几天,我们会听到街上传来熟悉炮弹的叫声。到时候我们肯定会眼巴巴地跑出去,手里拿着几天积攒下来的“奖杯”,像大人一样讨价还价。最后,几毛钱的交换被悄悄吃进了我们的肚子。

日月更替,岁月流逝。小时候,听蝉、捕蝉、卖蝉壳的乐趣,正在悄然褪去。那天,我回到了经历了翻天覆地变化的家乡。老房子后面的树林已经变成了建筑物。我站在一个曾经充满欢声笑语的地方,几只蝉在我耳边回响。童年在悠扬的鸣叫声中回到我的脑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