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便好创作者:熊燕

我又从梦中哭醒了。从那以后,我的梦想就再也没有甜蜜过。

昨晚,我们在梦中再次相遇。然而,你对我一点也不友好。你说你是六瓣,我却只有五瓣。不管我怎么练,你永远是雪,我永远是梅。

虽然,经过几千年的努力,我已经位居二十四花信之首。人们形容我是冰绿色的树枝,优雅的影子,美丽的颜色和宜人的香味。

可是,在你眼里,我还是那么卑微,那么卑微,以至于你离开了我在这个世界上,让风雨摇摇欲坠。

曾经,你说我对你的迷恋甚至会融化一块石头。你很体贴,在我找不到你的时候,你像一朵倔强的云一样四处张望。如果你不能出现在我能到达的世界,你一定会给我一个不会再让我烦恼的信息。但是现在,一个赛季,整个赛季。一季足以让无数生命绽放,无数生命凋零。你的世界是寂静的。

风呼啸着,让我冷得发抖。然而,我不能勒紧脖子或低头取暖。只是怕有一个会不经意的从你身边经过。

姗姗来迟的你一见到我便笑了。你笑那些凡夫俗子,竟然因我仰头用尽五瓣的爱四处搜寻你的身影。而给我冠以斗雪吐艳,凌寒留香,铁骨冰心,高风亮节,自强不息,坚忍不拔,不屈不绕,奋勇当先的美名。说什么,我愈是寒冷,愈是风欺雪压,花开得愈精神,愈秀气。说我有骨气,令任何一种花卉都望尘莫及。他们又哪知道,我的“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先天下春。”又哪是“敢”。千百年来的修炼,我就盼着这一刻,与你牵手相望。

你一看到我就笑了。你嘲笑凡夫俗子,因为我用五片爱的花瓣到处寻找你。并给予我战雪、寒中留香、不屈不挠、刚正不阿、自强不息、坚韧不拔、勇往直前的美誉。说什么呢,我越冷,风越欺负雪,花越开越有活力,越娇嫩。我说我有骨气,这让任何一种花都离我远去。他们怎么知道?吾“花敢出香雪,春独树引天下。”怎么敢“ ”?我练习了几千年,很期待这一刻,和你牵手。

当你的双唇贴近我的脸颊,我浑身颤抖。为了这一刻,我等得太久太久。

你总是取笑我,为什么要把你的身体培养成你的样子?你说,我再怎么努力,终究也只是五瓣梅花,你永远是比我多一瓣的雪。为了这个差距,我只能永远崇拜你。你将永远是我世界的君主。

“虽然你是赢家,但你永远不会像我一样精彩。”

你说,其实你不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六瓣。你有很多形状,很棒。你说,你的每一片花瓣都是极其精美的设计。

说话间,你靠近了我最笨拙的花瓣,说,你来自云端,路途太远,你有点累,想在我的花瓣上休息一会儿。然后,你用鼻子嗅了嗅。嘿,暗香在哪里?人们不是常说:“远程学习不是雪,只有淡淡的香味来”?

站着,傻着,呆着,我甚至忘记了呼吸。为了这一次,我用了四季的时间去等待,带着一个念头,抱着一个念头。唐诗中对你的赞美。宋词中的你。试着挥一挥袖子,希望遇见的时候更加灵动优雅。我甚至伸出双臂,想象着如果有一天你要带我穿越千山,我会如何陪伴你。我忘了我终究是梅。如果飞来的树枝相互跟随,只能散落成泥。但即便如此,如果你愿意,我也无怨无悔。

嘿,你还活着吗?我沉默的时候,你摇着我的胳膊,一半嬉闹,一半戏弄。

随着你手臂的颤抖,我轻轻地靠了过去。我喜欢这样依靠你。我曾经说过,你是渡船,我是风帆。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靠近你。虽然你来自头顶的蓝天,但你极其高贵。另一方面,我注定只是一个李子。然而,当我爱时,我不在乎我的眼睛周围是否有相思的浅泪。今生,我所有的花瓣都只为你绽放,我所有的热情都只为你绽放。

虽然,我知道,虽然我们相识了几千年。不过,毕竟路太远了。从天堂到地球,你不仅穿越了层层山脉,还穿越了数英里的水域。

“我在这里,我想再去一次。”你说:“我来的很急,就是来接你的。我知道你一直在等我。如果我不让你再见我,总有一种不安。”原来,你也懂。原来,在你的沉默中,你也在关心我。只是你太着急了。在我看清楚你的六瓣花瓣之前,你会沉默,只为捧一滴泪在手心,看到爱的光辉。

手里拿着含泪的爱,我飞了下来。思念太苦,我怕自己经不起红尘的风霜。只有飞翔的姿态,才能期待三季后再相见。

问世间情为何物。希望你我的每一个生命里都能有这样的季节。不管你有六瓣,还是我只有五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