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石头记,本文作者:陶昌武

一天晚上,马师傅打电话来说,租的房子已经过期了,他要回浙江老家。我的几十块石头没来得及搭配,明天必须搬走,不然丢了不关他的事。

这是不能拖延的事情,除非你下定决心不拖延。但这怎么可能呢?和石头打交道多年,我们不仅有友谊,也有感情。至少我不能马上做。

挂了马师傅的电话,我马上拨通了陈师傅的手机。说明情况后,他欣然同意把石头搬到自己的车间。

有了陈师傅的话,心里的石头落地了,不用再租仓库了,省去了很多麻烦和一些不必要的开支。

第二天早上匆匆吃了点面,开着借来的小货车,冲向马师傅家门口。他在收拾残局,还在流汗。我问他说了什么就走了。他怎么能放弃而不做这么好的生意呢?他摇摇头,无奈地说,他妈妈又老又弱,她也无能为力。

我记得,这是第三次大规模搬石头了。

第一次,我从小区一楼的仓库搬到了李师傅的车间。第二次,我从的车间搬到了马师傅的车间。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继续搬家。我希望我能就此打住。在陈师傅手里,我会配所有配得上的座位。如果没有价值,就扔掉。

我失去了很多汗水和努力。除了时间和金钱,我还冒了很多次险。可谓呕心沥血,不遗余力。我最终积累了将近100块不同大小和形状的石头。有了资本在我的石头朋友面前炫耀,我获得了一个奇怪的石头爱好者的称号。

几年来,在南盘江、北盘江及其部分支流,我和朋友们趁着节假日,不知疲倦地工作了几次,或乘坐公交车或自驾,到达河边,然后租小船,或顺流而下,或追根溯源,在乱石滩上大海捞针,用钢钎和双手,用耐心和耐心。

一开始,我在小区一楼租了一个仓库。每次我找到石头,我就把它们放进去,堆在一起。久而久之,它逐渐变成了一座小山。每次打开门,看着石头越堆越高,我都控制不住自己。我感到一种满足感和成就感,仿佛面前堆着的不是普通的石头而是金银财宝。

无事可做的时候,就从中挑选一块,反复把玩,寻找最佳视角。当我感到满意时,我会把它送给主人坐下。在玩的过程中,我在当时的河滩上努力寻找,然后突然得到了一个没费多大力气的镜头,然后又看到了发现的惊喜。

后来车主买了车,把仓库拿回来当车库,让我搬石头。经李师傅同意,我租了一辆卡车,把它集中在他的车间里。虽然不是每一件都要搭配,但至少对李师傅来说是一种精神上的满足,能给人留下良好的商业印象,吸引更多的顾客。

我住的兴义,有奇石之乡的美誉。来自四面八方的石友收藏的石头,一定要搭配,这样才能欣赏和展现自己的美,从而催生出搭配生意,就像人之于裁缝,人之于堆,全靠衣服。他是李师傅本地人。他过去常在乡下玩家具。虽然他的手艺很普通,但他很谦虚。他经常和他打交道,慢慢地成了朋友。

在李师傅的车间里,我的石头停留了大约两年。这期间我选了十几件,请他坐。与此同时,几十个新发现的碎片被放了进去。所有拿到座位的人都被带走了,有的被放在家里的古董架子上,有的被送给朋友。但不知道为什么,李师傅后来竟然改行了。他租的房子要还给房主,我只好把那些石头搬到马师傅的作坊里。众所周知,不到一年的时间,马师傅也洗手回了老家。这种辗转反侧让人觉得这块石头不好玩,更别说洒脱了。

马师傅看到我的无奈,仿佛读懂了我的心思:“我看你的石头大多有点鸡肋,吃起来也没什么味道。你这么认为吗?”

我说:“为什么不呢?挑来挑去,挑不出一个精品。但是扔掉它需要很大的努力,也不需要担心。关键是有点值得一看!所以想想,还是暂时留着吧。”

马师傅问:“你没让小工帮你,你还是自己感动?”当他看到我一个人,穿着宽松的迷彩服时,他惊讶地问道。

“不!自己搬。如果你发现像这样普通的东西,就不要了。况且玩石头多年最大的乐趣和收获,其实就是在搬的过程中。”我说。

马师傅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他说“那你快点,我也要忙”,我回去收拾他的东西。

其实我说的是实话。为什么搬家过程中最大的乐趣和收获?当你举起一块石头时,你可以从另一个角度看它。当一块以前没有读过的石头突然被破译;当沉重的石头被赋予生命的精神;当你透过石头看向时空深处,你才意识到人类的渺小,可以说是没有乐趣和收获!

这样想着,我觉得充满了力量。我不担心什么时候,陈师傅会让我把越来越弱的石头搬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