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美文,白石瞳

六月的荷花香气四溢

文字/郭敏

我出生在山区的时候,仰望的地方都是那些一望无际的山野。没见过那种一眼看不到边的水库和池塘,更别说一望无际的湖水和海水,那片片荷花更是难得一见。我小时候甚至不知道莲藕和莲藕的关系,但直到长大后才知道莲藕。原来,藕是藕的青春,是藕的丰收果实。

当时,我有幸参观了山里的一个大水库。我低头一看,突然看到盛开的荷花。荷花美丽而婀娜,站在水中,就像漂浮在水中的仙女。荷花就不一样了,有红的,有白的,有黄的,就眼睛所能看到的,美丽的风景真的很美。站在水边给你一种逆风而立的感觉。

我们到了,一个朋友开着游轮,招呼大家坐上船,慢慢划到水库深处,一路谈笑风生。

荷花,盛开。已经开花的荷花已经形成了荷花的树冠,伸出手摘下一朵,把嫩嫩的莲子放在嘴里,我有一种苦涩的感觉浸在心里,不禁想起了那首诗“莲子心里苦,梨肚子酸”。

看着满池五颜六色的花,想起了去年的这个时候,陪心情不好的朋友去看荷花。朋友都是离异女性,一个人带孩子生活不容易,工作又忙,所以经常心情不好。那个星期天,我早上起床,接到了她的电话。在电话里,她用无奈又乞求的语气对我说:姐姐,我们去看看莲花吧!然后,像风一样,我们从房子里吹出来,向有荷塘的地方走去。

天气多云,没有太阳。风有点冷,我们坐在车里,喇叭里传来悲伤的歌声。到了有荷花的地方,我们依次沿着河边走,天空中有一种雨,处处增添了一种湿漉漉的美。

荷花,清丽典雅,妩媚不俗,质雅静如处子,犹如一个淳朴的乡下女子。她优雅大方,却不做作,在默默无闻的乡村长大。她不会因为自己迷人的美貌而被世界宠坏,也不会因为被世界忽视而伤心。是莲花。她不同于那些娇艳的牡丹和牡丹,没有桃花杏花的轻浮。她就像一个向往乡村的美女。它不仅赏心悦目,而且令人难忘。

当时我们拍了很多荷花的照片。看着朋友们像孩子一样开心地跑着笑着,心里轻松多了。是的,朋友就像一朵未经染色的莲花,从泥里冒出来。她美丽、美丽、高贵。她从不抱怨爱情的背叛,也从不消极对待,不管生活有多艰难,多不如意。相信爱情和友谊,永远用纯洁明亮的眼睛观察世界,发现生活中的美好。

回来的路上,朋友叹了口气,对我说:我寂寞的时候,就去看荷花,感觉心里优雅多了。

是的,孤独的时候去看看荷花。会让你觉得世界更纯净,生活更美好,内心更纯净。

六月的想象

文/邹松

六月是一首充满激情的歌。夏天是一幅壮丽的图画,大自然用她非凡的创造力精心勾勒出它的轮廓。当你走进去,你会被她狂野的热情迷住。夏天,让梯田长绿,让山谷繁茂,让山村的蝉鸣,唱出最诗意的田园牧歌。夏天美丽而充实,优雅而多彩;夏天充满热情和光彩。夏天是人生中最明亮、最年轻的人生旅程。温暖多雨的夏日是无尽的诗篇,蛙鸣鼓声虫鸣的夏夜是永恒的旋律。

六月是一首天真的歌。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条项链,那么童年就是最璀璨的明珠;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棵大树,那么童年就是最美的绿叶;如果把记忆比作一片海,那么童年就是最动人的浪花。童年是抒情的,因为童年的思想是最纯粹的;童年是无拘无束的,因为童年的心灵是最自由的。童年是人生中最快乐最美好的运动;童年是记忆中最丰富最绚烂的色彩;童年是生活中最简单最真实的品质。童年不仅是人生的起点,也是心灵的起点。正是这个起点支撑着整个人生。

六月是一首又长又长的歌。一首《离骚》穿了几千代,浸润了中国孩子的深情。《诗魂》溅起天空的浪花,离骚擎起雷霆万钧的天问,唇齿间嚼着艾草的清香。《九章》的豪迈,《九歌》的求索,《九歌》的光芒,一首不朽壮丽的诗篇,犹如闪电,闪耀在历史的天空,给历史经典留下深刻的印象。恨是一首长久的歌,唱着无尽的离别的悲伤;汹涌的河水冲不走感伤的泪水。千百年来,大海变成了桑园,但层层包裹的稻叶、绞缠的丝线、等待下水的龙舟,依然延续至今。“路漫漫。修远·Xi,我会上上下下。”穿越时空的追忆就像一幅画卷,永远代表着一个永恒的经典。每逢端午节,伴随着艾叶的清香,我们都会怀着虔诚的心忆起过去,祈求美好。

六月是一首充满梦想的歌。又是一年激情四射的六月,又是一次庄重严肃的高考。夹杂着自信与紧张,带着诸多期待与渴望,饱受寒窗之苦的学子们走进了高考的殿堂,用笔尖耕耘了十二年的命运种子。高考充满了沉重的等待,夹杂着憧憬和焦虑。渴望中有美好的期待和结,焦虑中积累着对揭露的焦虑和渴望。等待是一种未知的努力,结果是未知的,只有时间才能给出答案。不管结果如何,生活都必须通过高考来丰富。衷心祝愿同学们,在尚未干涸的梦想中,发酵人生的蜕变,带走春天写下的答案,想想夏天过虑的诗,放下自信,拥抱梦想。

六月是一首充满善意的歌。亲情是世界永恒的主题,父爱是人类永恒的记忆。父爱是一首陪伴我们走过人生四季的歌;父爱是一杯茶,让我们学会品味生活,获得做人的真谛。父爱是一本教导我们正直无私的字典。父爱像一座山,绵延数万年千里,历史悠久,川流不息。宽阔的胸膛是孩子的避风港;;那坚强的脊梁支撑着家庭的希望。没有语言,甚至没有形式,父爱,只有默默生成,慢慢积累,静静流淌。

六月的歌,在新时代汹涌的波涛上高歌,歌颂自信与豪迈,用生命的光辉展现艰苦奋斗与闪闪发光的汗水的神圣伟大!

解放鞋六月

文本/邱向峰

那时我18岁。18岁的青春生活,除了高考前夕的紧张,就是无奈的焦虑和压抑。

高考前不到二十天,是一个阴天的傍晚。我一直以健康为荣,但生病了,只能无力地躺在宿舍的床上,但我感到内疚,因为今晚我不能自学了。

迷迷糊糊不知道睡了多久,听到有人小声说我的名字:“冯娅冯娅,烧得很厉害。”直到我睁开眼睡觉,我才知道父亲正坐在床边。他一边用勺子搅拌杯子里的苦药,一边轻轻地吹着杯子里的热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这是我初中二毕业后第一次和父亲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刹那间,似乎有什么东西掐住了我的喉咙,但我说不出来。虽然我的父亲是一名小学老师,并不端庄,但我从小很少有机会和他单独交流。尤其是高中以后,每次从镇上的学校回家,我都只跟他说一两句话。他问我学习的情况,有时候我就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好。我性格内向,父亲话不多。所以我们之间这微弱的差距越来越深。

父亲说,他是从一亲戚家小孩口中得知我生病的消息。讲完后,他先托起我后背,让我靠在垫起来的枕头上,然后一勺一勺地把药送入我的嘴里。这时我才看清,他的裤脚卷得老高,裤子上还有星星点点的泥块,显然刚从劳作的地里归来。而脚上的那双解放鞋已经湿透,几乎看不清颜色,仿佛刚从水里捞上来,也沾满了泥点。这双解放鞋少说也穿了两三年。破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洞后,母亲坚持说要换双

父亲说他从亲戚家的孩子那里得知了我生病的消息。之后,他先把我背起来,让我靠在枕头上,然后把药舀进嘴里。直到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裤腿都卷得那么高了,裤子上还有一片片泥。显然,他刚从地里干活回来。脚上的解放鞋都湿透了,几乎看不到颜色,就好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上面也沾满了泥点。这双解放鞋至少穿了两三年了。破了几个不大不小的洞后,妈妈坚持要换双。

新的,但执拗的父亲说这双鞋补补还能穿。于是穿着这鞋,往返于家与十里外的一个偏僻山村学校;穿着这鞋,逢节假日帮妈妈下田下地干农活。一双补丁连补丁的解放鞋承载着父亲无尽的劳作和太多生活的艰辛,而更多的是省点费用为了读书的我们兄妹仨。

而在那天晚上,父亲也用它走过五六英里的黑夜来到我的学校。五里山路白天走一个小时,山路布满荆棘。后来听奶奶说,我一听到这个消息,爸爸就辞了职,匆匆赶来了。让他担心的是他儿子的病。

从一勺药水,从湿得能拧出水来的鞋子,我仿佛读懂了每一点父爱。倔强叛逆,年轻的时候没有认真解读。我们总觉得父亲的沉默是一种冷漠。事实上,他的爱已经延伸到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无言的爱背后,细腻温柔,却不善于表达,我们无法理解。

六月夏夜的露水打湿了父亲打了补丁的解放鞋,却温暖了一个孩子曾经冰冷的心。

你的六月是什么颜色

文/沈小锁

陈升曾经唱过一首歌叫《六月》:“夏天之前的六月,心情总是阳光明媚,偶尔也会下雨。”六月是一个多姿多彩的季节,景色与四季不同。荷花、树和草已经到了一年中最绿的时刻。

那么,你的六月是什么颜色的?

有人说六月是绿色的。城市道路两旁的梧桐是六月给人们最好的礼物。公园里的绿叶挡住了刺眼的阳光,为晨练的老人撑起了一个凉爽的地方。其实我最喜欢的是雨天,当细雨打在树叶上,然后汇成雨滴落下,这时的雨突然变得诗意起来。难怪有人写了那句美句“六月,树下有一夜雨声”。

六月是橙色的。这个季节芒果随处可见。芒果是夏天的味道。即使冬天吃,依然能闻到夏天的香味。路过水果摊,忍不住买了一些回来。看书的时候,吃一小本,味道真的很满足味蕾,一下子就甜到心里了。

六月是蓝色的。碧海清澈,蓝得没有杂质。这个季节,是穿人字拖和爱人一起去海边的最佳时机,让你的思绪在浩瀚的大海和湛蓝的天空中放空。

六月属于我的父亲,这个季节因为父亲节而充满了爱。那么你父亲的爱是什么颜色的,是百合淡淡的爱,还是玫瑰深情的爱?在这个世界上,千千有成千上万种表达父爱的方式,唯一不变的是他们对孩子深深的爱。只是有些父爱就像空气,看不见摸不着,需要用心去体会。朱恩,不妨给我父亲一个惊喜。

六月其实是一种五彩缤纷的糖果色,给人一种生机勃勃的希望。但是有人说六月的颜色很难形容,因为这个季节属于高考和毕业的季节,几个家庭幸福几个家庭悲伤,充满了离别的悲伤。

大概没有哪个季节能像六月一样打动人心。六月是彩虹的缩影,充满了各种颜色。上帝给我们的颜色,如绿柳、红花、蓝天、白云等。,都是6月份展示的。

六月的童年

文/周亚雪

每个人心里都应该有一个喜欢的季节。有些人喜欢阳光明媚的春天,有些人喜欢炎炎夏日,有些人喜欢满街落叶。我喜欢冬天,但我喜欢六月,因为它让我有太多有趣的时间。

我经常听到一个比喻,“形容一个人的情绪变化。当六月阴天或下雨时,天气会变化。因为这个变化,我也变得深深喜欢上了它。”

六月是一年中的半个月。在我生活的这个城市,它让我早上醒来,打开窗户,看着阳台上种植的植物,面带微笑。我正在迎接新的美好的一天。当时的天气对着我的脸很温柔,我像那些盛开的花朵一样抿了一口嘴唇,自由地张开了。

六月的第一天,我会站在舞台上,额头中间有一个小红点,那是我妈妈在我嘴唇上涂的口红。我扯下贴在门上的对联,蘸了一点水,用力在脸上擦了擦,脸颊立刻就红了。

提到六月,大多数人都会记得“儿童节”。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也没有站在那个小舞台上,但还是怀念那些现在正在迎来的六月。

这个六月就像是我等待已久的爱人。它正慢慢向我走来。我似乎有点害羞和焦虑,有些渴望被亲切地拥抱。

我小心翼翼地踩在那些泥泞的水坑上,有几个湿水坑。我像孩子一样艰难地走下来,溅起的水花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仿佛看到了雨后的彩虹。

船的声音非常悦耳。一艘小木船正缓缓向我驶来,仿佛在迎接迫不及待要结婚的新娘。泥泞的脚在上面。划船的男子赤裸着双臂张开,一件白色背心遮住了他隆起的小腹。

在一次爱情测试中,两只船桨相互交替,周围是站在湖边奇怪岩石上的绿色凌乱的草。石头头一分为二,非常巨大,形状像一个标准的弧形,像一个母亲抱着她心爱的孩子,那么紧,那么爱在湖的两岸。

展开我随身携带的白色床单。它曾经和我一起睡觉,也曾经和我的披肩造型一起拍照,上面有水彩粉。竹篮里装满了茶叶、茶杯、水果,水瓶里的水温正好适合冲泡一壶红茶。突然,一阵风吹过,带着茶香在我的鼻腔里飞舞,发霉的身体瞬间舒展开来。我站起来,懒洋洋地伸着腰。

消失在某个时间,我像《追风筝的人》一样追着满山的花海跑。然而,我不知道我在追逐什么。我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意识到有人在追我。我越来越快地加快了步伐。记忆深处藏着什么,如此肆意地吞噬着我,紧接着黄昏的来临,和我干瘪的身体,我摘下手表,打算看看时间。不知道是表盘损坏还是眼睛模糊。

茂密的柑橘树上结满了丰硕的果实,一群孩子正兴奋地爬上来。我舒服地坐在树干之间,有一种辛勤劳动的收获,就像孕育的时光。Juice像个男人一样喜欢我嘴里的嘴唇。不时摇摇果树,只是为了看着果实落下,果实与空气之间有对话。我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是逃避还是渴望救赎。

突然,我的搭档从树上拿走了一头粗壮的牛。来吧,我们一起去放牛,偷南瓜和花生。对这种偷窃充满了好奇和兴奋,我跳下树,像个斗士一样走着。

葡萄藤的枝条生长在斜坡上。这个时候的南瓜还没有成熟,青葱翠绿,有的像地图一样遍布。我搭档挑了一个,用刀把上面的脑壳割下来,用木棍挖空。他手里拿着南瓜,大声叫我离开一会儿。我跑到一个秘密的地方,想知道他在做什么。

不管怎样,南瓜恢复了以前的样子吗?我被眼前的震惊震惊了,仿佛刚走就什么都没发生。我正要打开盖子看着它。他立即阻止了我。别碰它。里面有屎。

我诧异的盯着他说:“你真恶心”他笑着回答,这有什么恶心的?到时候邻居肯定会摘瓜,打开,里面都是一堆屎。我们一听,哈哈大笑起来。“别笑,跟我来偷花生。”

一边走,无聊的花生不是成熟的时候,但有了他,泥土的香味扑鼻而来,仿佛刚刚被打开。除了土壤的均匀堆积,根本没有花生。我不知道他从哪里找到了一块木片,弯下腰,用尽全力用手把土堆挖了出来。我把两只小手放在脸颊上,好奇地看着他激动的样子,偶尔发出嘿嘿的笑声。

哎呀,花生,我尖叫道。

嘘,别尖叫。你想被抓吗?回家被奶奶打一顿,就要打屁股。

果然,泥里有很多花生。我脱下外套,把它当作口袋。一,二,‘口袋’越来越满,越来越晚。远处,我奶奶喊道。这个熟悉的名字是我的。

回来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花生会在这个季节生长。后来我问我奶奶,她说:“这次是播种,把花生埋在土里。时间长了就会发芽开花结果。”

我一听,吓得根本不敢把花生拿出来。如何处理这些花生成了一个问题。晚饭后,我把花生藏在泡菜坛子里。正在这时,有人敲门。“你的孩子在不在?她偷了我的花生吗?不要管它。女生整天和男生鬼混怎么结婚?”新人是一位40岁左右的年轻女性,皮肤黝黑,体型偏胖。她看起来臃肿,声音洪亮,与她的体型完美匹配。“出来。”这是奶奶的声音。“你偷花生了吗?”奶奶的表情凶狠又愤怒。

我没有。刚回来的时候,我两手空空。我和一个二愣子去放牛,根本没偷花生。当我说我受了委屈时,我流泪了。其实我很害怕,因为我不知所措,我挤出眼泪,用这种方式缓解局面。

女人一声不吭,转身向小巷走去。走路的姿势看起来费力,好像地上的石头会被她踩坏。

“姑娘,以后不要跟傻逼玩了。他是我们村出了名的坏孩子。你应该努力学习,否则将来你只能放牛。奶奶相信你没有偷花生。”不知道为什么全村人都特别讨厌傻逼。他们只是没有妈妈,没有学校,但他真的很聪明,很可爱,还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他不傻。

第二天,趁奶奶不在家,我又溜达到了那个白痴的家。他在做什么。一只死鸡在他面前,盯着他。我大叫一声‘白痴’,他回头看着我说:“正好,我们”

这是我第一次在农村玩捉迷藏。就像战场上的一个将军,一个二愣子在短时间内召集了十几个人。因为不熟悉这个地方,我干脆就成了要找的人物。在镇上一座旧厂房的废墟里,我睁开眼睛,开始寻找。

出来吧,我找到你了。一个人出现了。接着,两个人一起去找其他人。最后,直到夜幕降临,我才找到那个二愣子,天已经黑得只能透过灯光看到影子了。

二愣子晚上不在家,我去看他,他去了就成了秘密。今天晚上我开始失眠。他是故意不让我找到还是怎么的?他为什么这样违反游戏规则?大家一致认为它就在这附近。

早上,我还是忍不住去找他。家里仍然没有人。我开始慌了。虽然我和他认识时间不长,但我来找奶奶的时候,他总是和我一起玩。他是我在这里最好的朋友。

他的父亲卷起一支叶烟,坐在屋檐下。雨哗哗地下着,顺着屋檐流下来,像是他心里的泪。他用力吸了一口,又抽了一口,一股浓雾从他的鼻子和嘴里冒出来。冷空气中夹杂着一股甜、辣、涩的味道。

来吧,姑娘,我和你一起找。我们搜索了整个废墟,但仍然没有任何迹象。我开始对那个白痴大喊大叫。太歇斯底里了。我害怕失去他。雨越下越大,整个人都湿透了。

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我来了。”

是个白痴。声音来自一个很低的地方。他父亲赶紧跑过去,竖起耳朵听着。他说,他在老井里,他在井里。

果然,那个白痴在井里。他不小心摔倒了。井里没有多少水,但是太深了。他一直爬不上去。最后,他干脆躺在里面睡了一夜。用绳子掉进井里后,白痴到处受伤,眼神迷茫无助。我不知道为什么紧紧的抱住他,但是我感觉我抱着的那个傻逼越来越小,小到最后觉得自己只是抱住了自己。

二愣子,二愣子,我一直在叫这个名字。我没有被乡村或废墟包围。这是一座美丽的城市。我躺在新打扫的房间里,揉揉眼睛,起身喝一杯水。这个梦简直太真实了。这是我童年的乐趣,也是我一直渴望的童年。

六月,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个叫白痴的人。

六月的一场雨

文/杜

六月。

教室外,雨下得很大,雷声一个接一个地汹涌着,天空灰蒙蒙的很不均匀。雨像一张大网,密密麻麻地织在地上。一部交响乐达到了高潮。真的是“大弦像雨一样嗡嗡作响”。

风拥抱着雨,大笔一挥,把风的痕迹涂抹在玻璃窗上。树枝乱摇。树叶像刺猬身上的刺一样竖起来,又转又扭。雨很讨厌,但我觉得我浮躁麻木的心在一次又一次地被冲刷。沉在雨声中,我只觉得心里一片宁静和幸福,仿佛刚刚发泄好。

上课心不在焉的人,时间过得真快。下课后,我们像波浪一样滚出教室。喊着,喊着,喊着,走过长长的黑暗走廊,鞋子踏过瓦片的沉重节奏在暴雨的轰鸣中回荡。我们像波浪一样冲下楼梯。

水长时间溢出,操场像一个大池塘。一片片雨水像彗星一样直泻入“池塘”带着涟漪。不知道是谁率先卷起裤腿冲进了雨里。就这样,我们像飞鱼一样跳进了雨里。尖叫,喊叫,大笑,在雨中笨拙而艰难地奔跑。雨水涌入我的鞋子,拍打着我的小腿。雨打在我身上,浸湿了我的短袖校服,湿漉漉地粘在我身上,顺着脸颊流下来。我站在水里,仰望天空。我看见一滴晶莹的雨滴张开我的手拥抱我,接着是几滴模糊的雨。当它靠近我时,它的引力似乎消失了,在我眼前融化成一个圆形。我们对视了一会儿,它冷冷地吻了我的额头。我抬起头,感受着雨,倾听着它的心声。渐渐地,我的眼睛变得模糊,世界不再那么清晰和冷漠。我只觉得在雨中奔跑,我的心在雨中和我一起跳跃。

雨还在下,稀稀落落,密密麻麻。教室里没有人在说话,只有雨声在回响和歌唱。每个人都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我湿漉漉的头发滴着水,湿漉漉的鞋子里长着蘑菇。树叶还在不知疲倦地握手,最高的树枝像海中的旗帜一样缓缓飘扬。

当我骑回家时,已经是黎明的灯光,车轮切断了水,雨又跳又落。路上堆积的冷雨,折射出这座繁华落寞的城市。这座城市又变得宁静了。这座古都不会因为任何风波而改变原貌。只有我们会改变它。

几周后,我们分道扬镳了。

也许多年后,我不会为一场暴雨感到惊讶和高兴。我不会再有冲进雨中的勇气和冲动,我会好好淋雨。但那场大雨还是留在了我的心里,我们在大雨中奔跑的身影时常出现在我的眼前,不时地勾起我的思绪,敲打着我的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