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娘|作家:李微

记忆就像倒进手掌里的水,有的会在指缝间流得干干净净,有的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飘散,有的会一直萦绕在脑海中……

一个

哑娘是我的老邻居。我应该叫她奶奶。村里人都叫她“哑娘”。我听村民说,她年轻时发高烧,醒来后变得哑巴,不能出声。

村里的人都迷信,可怜的哑巴姑娘被视为不祥之兆,大家都不愿意接近她。

2

有很多人不喜欢哑巴女孩。老光棍,董残废,游手好闲,孔东海,总是喜欢捉弄哑巴姑娘。有一次,哑巴姑娘在油菜田里割油菜籽,割了一大捆油菜籽放在背包里。二流子孔东海趁哑巴姑娘不备,搬了一块大石头偷偷放进哑巴姑娘的背包里。诚实的哑巴妈妈对此一无所知。当她把油菜籽汗流浃背回家时,她放下它,看到有一块大石头。

哑巴妈妈气得“哇哇”大喊大叫,挥舞着割油菜籽的镰刀飞向油菜田,吓得孔东海在油菜田里抱头鼠窜。

董瘸子喜欢偷鸡摸狗,年轻的时候偷邻村人的牛被人打瘸了一条腿。瘸了腿后的董瘸子就破罐子破摔,依旧恶习不改

董瘸子喜欢偷鸡摸狗。他年轻的时候,被偷邻村牛的人踢过。瘸子之后,瘸子董破锅而倒,恶习不改。

一天晚上,正当村民们都在睡觉的时候,董瘸子拿起一块事先准备好的涂了毒的肉,扔在了哑巴姑娘家的院子里。哑巴娘家的大黑狗吃了肉后倒在地上,董跛子蹑手蹑脚地轻轻推开院门,而那只猫打开鸡笼的门搂住了他的腰。他抓了几只昏昏欲睡的小肥鸡,准备高兴地离开。临走时偷偷看了他们一眼,发现屋檐下挂着一些咸鱼干,于是贪婪的董废人折了回来。没想到,他太矮够不着,于是他走到院子里,拿了一根竹竿去戳挂在屋檐上的咸鱼干。“啪!”不经意间用力过猛,屋檐上的蓝色瓦片掉在地上摔碎了。突然,屋里的人都惊呆了。哑娘跳将出来,捉住那惯偷,一把揪住董瘸腿的耳朵,送到村长家。

哑娘常年干农活,总是穿着破旧的补丁衣服,手上沾着除草后洗不干净的草浆。哑巴妈妈总是塞给我一些零食:一把炒黄豆,一个煮鸡蛋,几个核桃,几颗花生,最常见的是地瓜干。

小时候特别贪吃。哑巴女孩口袋里的食物对我来说足够有吸引力,所以我愿意成为她的追随者。

我和她去山坡上挖野菜和猪菜,去河沟里挖鱼腥草和抓螃蟹,去山上摘连翘和野果。哑娘不能发出声音,但从她的眼神和面部表情的变化,我能猜出她的大致意思。有一次爬山的时候,看到悬崖上有一棵李子树,树上结满了红梅,非常吸引人,顿时口水直流。于是他指着梅树给她看,她马上就明白了。虽然她很小,但她像猴子一样灵活。她脱下鞋子,吐在手掌上,搓着手,然后/她骄傲地向我伸出舌头,潇洒地撩起裙子,咬了一大口。我向她竖起大拇指,然后她把摘下的李子扔向我。我伸手去接梅子,不偏不倚,一颗梅子打中了我的额头。疼“哎哟!唉——”哭得很大声,但是哑娘看到这个笑得极其开心“哇哇”所以故意用李子打我的额头!

哑巴妈妈老了,但像孩子一样天真有趣。

在我的童年,我没有其他玩伴,陪我去山野的人是一个哑巴女孩。于是我跟着哑巴妈妈,在山里疯狂地跑来跑去。

常年生活在山区,哑娘对山区环境特别熟悉。她总是确切地知道哪片竹林里有丰满嫩嫩的竹笋,哪片山沟里藏着几颗野葡萄,哪片山崖的石头后面有一棵高大的杏树,哪片山坡上有野生猕猴桃……我总是被她牵着在山野狂奔,吃着各种野果,那些酸甜的野果。她也为我打开了一个全新的精彩世界。她伸开双脚,在山里跑来跑去。她看到了羽毛艳丽的金鸡,长尾巴的黄鼠狼,猫头鹰的巢穴,在蘑菇间飞来飞去的瓢虫,在紫藤树叶间嬉戏的红蜻蜓……

清晨,山上布满云雾。鸟儿在我们耳边啁啾,花儿在荡漾,我们向广阔的群山腹部走去。

她穿着草鞋,提着篮子,手里拿着镰刀割草,为我砍下荆棘。我紧跟其后,拽着树枝往上爬。比我高的山上的茅草,密密麻麻地铺满了小路,茅草吐出的花絮在风中乱飞。我们挤过茅草,在草丛中挣扎。草顶上的露水滴落在脖子上,很冷,很快就湿透了。

休息的时候,她的猫弯下腰,仔细观察,拿出镰刀,在附近的茅草林里划了一会儿,很快就拔掉了几根茅草。她用茅草做的肋骨在石头上重重地敲了几下,抖掉沙子,掀起裙子擦了擦,然后放进嘴里愉快地嚼着。

她每次都能吃到美味的食物,回家总是满满当当的。有时是一筐鲜蘑菇,有时是一袋五味子,有时是一小捆鲜竹笋。山是我们取之不尽的宝库,每次走进去,都有丰厚的礼物。

和她在一起,我慢慢变了“野”。我开始向往大山,想上去玩。大自然带给我无尽的好奇和幻想。

有一次,我们爬山的时候,我不小心没踩着,摔倒了,小腿被鲜血擦伤了。哑巴妈妈“哇哇——”跑过去,看见她抓起地上的一把干土,用手在我的伤口上搓,然后把细土擦掉。血很快就止住了。我看到疼得龇牙咧嘴,她跑到一棵大树上,在石缝里摘了几片不知名的野草叶,用手捏碎,把碎叶子敷在我的伤口上,轻轻揉了一会儿,只觉得一阵凉意,伤口其实也没太疼。我向她竖起大拇指,她骄傲地在树林里跳舞,拿着一棵大树荡来荡去。

说白了,我就是想混小吃。除了哑巴妈妈,二流子孔东海也喜欢给孩子带零食。前院的秀娟姐姐和村东的美茵曾经吃过孔东海买的彩色泡泡糖和芝麻夹心饼干。

秀娟姐姐曾经给我尝过半块奶油夹心饼干。香甜的黄油融化在舌尖上,几乎是哑巴妈妈干的又干又硬又粗糙的红薯无法比拟的。我真的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食物。

尝了一次,留下了深深的思念。

一次放学,孔东海在学校门口骑摩托车。他抽着烟,仔细打量着路人。

“秀娟,你看,哥哥给你带了好吃的。”秀娟姐姐背着书包开心地走着。孔东海递给我一大包零食。秀娟撕开一袋薯片,嚼了起来。香气迷人,我们几个人远远地看着。我们非常羡慕。

“想吃吗?如果你想吃东西,放学后来我家。”孔东海自豪地说。

那天放学吃了午饭,刚走到孔东海家门口,哑娘就怒气冲冲地把我拉了回来。

我不明白为什么哑巴妈妈今天这么反常。

从此,哑娘便紧紧盯着我。她不让我靠近孔东海,带我去山上摘树莓吃。哑娘也从兜里掏出小手帕,从中掏出几张角票。她用手告诉我这钱是给我的。

一个多月后,村里发生了一件大事。小学六年级没毕业的秀娟姐姐,惨死在村里一个臭气熏天的池塘里。听说她子宫里还有个胎儿五个多月了。再也没见过孔东海。我听说他是头号嫌疑犯,警察正在找他。也听大人说秀娟不仅是村里受害的女孩,还有几个漂亮的女娃娃被孔东海以零食为诱饵猥亵。在外工作的年轻人跑回家,带走留在家里的孩子。

村里盖了新坟,美丽活泼的秀娟姐姐再也不能复活了。哑巴妈妈拿着纸钱一边哭一边默默烧纸。

我很高兴。好在哑巴妈妈暗中保护着它,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后来长大了,在学校寄宿。一周只能回家一次,学业变得繁重,没时间在山里疯。但是,每次放假回家,哑娘都很开心。她飞快地跑向几米外的我,兴奋地用一些手语比划着。

我去我家的时候,看到墙上有一张证书,高兴得竖起了大拇指。我还从口袋里拿出一些零钱,硬塞给我。

一天,我正在家里做作业,这时哑巴妈妈进来了。她披着黄头发,衣服上还沾着草屑。好像她刚从山上搬回来柴火。她笑着从兜里掏出几个熟透的“八月瓜”(山里的野果)笑着递给我。看着“八月瓜”让我高兴得跳了三脚。这是我最喜欢的食物!因为隐蔽不易发现,哑娘像变魔术一样让我大吃一惊,吃着甜腻的“八月瓜”想着她翻山越岭摘果子,眼巴巴地给我切,一股暖流涌上心头。

那年冬天,我背着书包去上学。当时,雪下得很大,似乎要淹没整个世界。远处,山路上的一个“雪人”向我走来。我走进去,发现是一个手里拿着一串草绳的哑巴女孩。她把草绳绑在我鞋底下,于是给我做了一个简单的“防滑链”防止打滑。然后一步一步把我拉下陡坡。

我走到平坦的路上后,她站在风雪里看着我旅行。回头一看,风把她那破围巾和蓬乱的头发都吹到了风里,哑巴姑娘顿时像一只长了翅膀的大鸟。

时光的白马飞逝,仿佛是一生一世。我的童年被白马带走了,在记忆的沙滩上留下了淡淡的蹄印……

后来长大了,很少有机会接近山野,甚至回老家。然而,山里的快乐旧时光总是无数次地出现在我的梦里。

后来我越走越远,家乡的人事仿佛是一场旧梦。老乡说哑娘几年前上吊了。我不知道她的委屈。她是哑巴,不能抱怨。我能记得的只有她给我的温暖和关怀。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