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的春天|创作者:九满

我现在工作的城镇——海陵岛。是中国十大最美岛屿之一,国家五a级景区,南有“北戴河”美称,东有“夏威夷”美称。

在我走过的县,似乎有点慢,甚至落后。小镇有些变化,但永远不会“翻天覆地”。它有自己独特的魅力:安静,平和,风格不变。

一条长长的海滨公路贯穿小镇,20多公里的海滩横卧在海边,公路两旁驻扎着十里银滩、马尾岛、广东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等景点……

夕阳西下,游客们仍在风车阵中结伴而行,海浪拍岸礁石,渔船在夜晚欢歌,挥之不去。

这是一个很多人喜欢的小镇。每年接待国内外游客600多万人次。

我也很喜欢这个小镇,但是,我不太喜欢小镇的春天

我也很喜欢这个镇,但是我不太喜欢镇上的春天。

三月的某一天,你不小心,镇上的气温突然升到20多度,东南风刮个不停。潮湿的风从海边吹来,经过千百年磨砺的沙石,跃过海岸上新生或古老的花纹贝壳,飘过岸边散发着黑油味道的老渔船。穿过一大片成荫的丛林,它被成群的白鹭的羽毛抖落,遇到了滚滚的牛群。渐渐地,小镇被大雾笼罩,然后,“猝不及防地回到了南田”。

“回到南田”,空气中弥漫着水,仰望天空,朦胧而空灵。海风从敞开的窗户吹进来,驻扎并扎根在房间的每个角落。结果房间湿了,墙上有很多水渍,床上有一团湿气,木门总能擦出水痕。洗过的衣服,晾了几天,还是散着一股怪味;偶尔出去几天,屋子里像霜一样覆盖着“霉”;到处又粘又滑。路面湿滑,楼道湿滑,家里地板也湿滑。走路时,我不小心摔倒了。

推开关了很久的窗户,一股湿气扑面而来。抬头望去,窗外的景色全都笼罩在一片迷雾之中,朦胧之中,远处的群山仿佛若隐若现,而附近的树木也隐然不见。一切都那么朦胧,一切都那么迷茫,我根本看不到原来的样子。

春天是一个城镇里最令人沮丧和沮丧的季节。在潮湿的天气里,我晚上睡不好。早上起床的时候,头脑还昏昏沉沉,全身乏力,心情像灰色的天空一样沉重。生活变得缓慢、粘稠、沉默和迷失方向。多好的一句话“愁”在这样的春天!

一个城镇的春天和夏天几乎没有什么区别,除了早晚最低气温下降几度。如果非要说有区别的话,可能就是温差比较大!

春天般的小镇让我觉得春天来了。只有在“惠田田”的湿度下,我才猛然醒悟:哦,春天来了!

如果小镇没有萌芽拔节的春天气息,那也不完全是真的。天气晴朗时,满街都是树木,郁郁葱葱,鲜花娇艳;天空晴朗,海水碧绿,阳光温暖。站在阳光下有一种融化的感觉……一切都和课本上描述的春天一模一样。

当你走在海边大道上,可以看到一层层粉红色的紫荆花,像做梦一样。微风吹过,花瓣在空中飞舞,一会粉色,一会白色,像蝴蝶一样从天而降,十分迷人!

路边,田埂旁,甚至湿漉漉的墙下,草已经绿了,沿着林中小路走着。与那些苍劲浑厚的胖树绿树相比,绿茎纤细的小草自有一种清瘦落寞的气质,让人情不自禁地吟诵:“山川晚美,花草风中香…/。

镇上的春天很安静,四季不分明。从冬天开始到下一个冬天,这里的绿色一如既往。轻微的温差和满眼的绿色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好的感受,更多的是一种死水般的枯燥。我在一个小镇住了很久,我希望它能更清晰,更丰富多彩,因为它的绿色让我感觉很累。其实我并不讨厌小城的春天,只是觉得四季的风景很少变化,多少让我有些后悔。

不变的春天,没有“就像春天的大风,在夜里上来,吹开万年梨树的花瓣”那壮美的北国春天。我们镇的春天,没有“芽”,没有“浅黄色”,让春天失去了传统意义,成为夏天的前奏!在我们镇的夏天,我们在春天的背面虎视眈眈。如果春天不小心,它会淹没春天。

尤其是今年,镇上似乎没有春天。虽然气候一直有风有雨,但礼貌地说已经有几次春雷了。但是,在人们的嘴里,我从来没有听人提起过“ Spring ”这几个字,什么“全是Spring ”啊,“春风”啊,/[/K11。

我一写,镇上的十里银滩早已是一片欢乐的海洋,各种帐篷和阳伞,冲浪者们或围成一圈,或排成一排,或在一堆堆雪白的海浪中与海浪携手跳跃,自得其乐。摩托车和冲锋舟轰鸣,在海中自由畅游……

三月,夏天已经充满了整个小镇!

分享: